<address id="9tjd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繁體

               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
                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學園地

                文化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4-14 來源:北侖公司 作者:鄔忠浩

                《老鷹之歌》是我極喜歡的一首樂曲,未眠的深夜,常陪伴著我。約翰.施特勞施樂團和亞歷桑德羅演繹的這兩個版本,風格不同,但都合我心意。前者優雅、空靈,后者悲涼而宿命。神秘的印第安文化,有著穿透靈魂的魔力,令我思緒飛散。

                我6、7歲時,冬天沒什么好玩的,就喜歡跟著父親,看他在河里捕魚。父親每天有不同的目的地,大多遠離村莊。狹長的小船,輕盈地穿行于河道,帶起的漣漪,散著清洌的氣息。父親捕魚時,我就在岸上玩,他若叫我,一般都是有驚喜,但大多時候,有的只是寂寞。冬日的午后,如果陽光很好,風中帶著干燥枯草的味道,很好聞。若正好有零花錢的日子,我會事先去供銷社,買好花生牛軋糖。牛軋糖用藍白斑點的紙衣包裹著,五分錢四顆。我仔細地揣進衣兜,那種充實感和享受美味時的感覺,同樣美好。很多年以后,當有人談起香水或者紅酒,那些玄乎的前味、中味、后味,我全無興趣,但會下意識地卷一下舌尖,花生牛軋糖那分明的前、中、后味,仿佛就在齒間。

                時間過得很靜很慢,我常玩著玩著就在枯草堆上睡著了,醒來,太陽還老高。看不見父親,也不會驚慌。寬闊河面上,孤零零的小船,不遠處,總是在的。堤岸上,最常見的樹是柳樹和楝樹,小的雜樹基本都被砍去當了柴禾。也有很多帶刺的灌木,一叢叢地,垂至水面,夏天時開著白色的小花。若是初冬,落葉的刺藤上留著暗紅的果子,形狀象極山楂,脆且酸甜。

                傍晚,我得先回家了。父親常去的地方,近的離家三四里地,遠時有七八里。我熟悉那里的地形,知道哪里有橋,哪個村莊狗很兇,要繞著走。踩著晚稻收割后留下的根茬,我穿行于空曠的田野,驚起一群群覓食的麻雀。來年的春日,這里將是綠色和金色一片:苜蓿會成片地長著,而后開滿紫色的花;油菜花散發出薰人的香味,引著蜜蜂來回奔忙。

                大片的農田旁,有零星的村落。相比我家那邊,這些村莊都很小。房子以木結構為主,也有用石塊壘造的,都較低矮,呈灰褐色,透著古舊的味道。暮色漸濃,炊煙已升起。西邊的天空簇著各種形狀的云霞,絢爛,也有稍稍的清冷。

                鷹總會在那樣的時候出現。它在我不可企及的高度,優雅地盤旋著,寬大的翅膀,很少揮動,黑色的身影,在深藍色天空下,孤獨而倔強。我幻想著有一天,也能這般的飛翔,可以去更遠的地方,然后在天黑前,輕快地落在自家院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鷹也有靜止的時候,我隔著河細細地觀察過它。野外,兩條河流相交的地方,堤岸角就類似半島,鷹常會在那棲息。高大的楝樹早已落葉,枝條稀疏地伸著,褐色的樹皮糙裂。鷹會選擇臨水側的枝丫,停駐其間,一動不動。遠處半入山頭的殘陽,映著它孤傲的身影,情形蒼涼,令我心生敬畏。

                常聽大人們說起,鷹會抓走家里養的雞,也會啄掉人的眼珠。但我終歸未見過鷹捕食的場景,將信將疑,愈發覺著它神秘。若論恐懼,看似笨拙的家鵝,才是我的陰影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年沒看到鷹了。兒時安靜的村莊,已趨城鎮化,周邊很多農田、河流,連同散布的村落,都已消失。有時,父親坐在我車里,突然指著側方的某處,問我,還記得這兒嗎?你小時候,我們常來這捕魚。我匆忙望去,哪有什么河流、堤岸,只是一片被鐵柵欄圍起的工廠。倒是不遠處的山,依稀舊日模樣,正引著夕陽慢慢落下。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張榮
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